为爱痛饮一桶伏特加

感谢喜欢 最近很忙 但没弃.
巍澜白居是我荒芜生活的一道光

三流写手,永葆谦卑

被朋友从自习室里揪去蹦迪


然后突然想起来有一篇蹦迪北还没写完

小澜孩也被我放club里不管了



我觉得今年还得更 不更不是人

图源@Addicted_WHITE

词穷了。

这个博要被我搞成追星博了。

北啊。你这样。我


然后又看到了nwy的mv。

实在太甜了 我输了

【朱白/RPS/NC-17】草莓奶盖

*现实无关 不可转出 上升傻逼

*lg视角


👇🏻石墨

https://shimo.im/docs/xGvl4dlLMuUIBHme/ 



其实我本来想认真搞顺毛甜心粉宇,手一抖发现我不会第三人称,只好写第一人称。第一次开车,真的太难了🤝。

刚刚看到了去蹦迪的北北。我哭的好大声。

我想和他一起蹦迪。环住他的腰。

不行。我是cpf,出了门我是侄女粉。

所以我只好让我大哥搞他。

我哥这两天夺命营业

竟然让我开了人生中的第一辆小破车 

明天再说🤝晚安

【巍澜AU】今天沈总裁点名赵头牌陪酒了吗?八

八/赵头牌喜提沈白,巍巍突然生气

*32岁高知超有钱霸道总裁沈巍X18岁高中生头牌男公关(卖酒牛郎)赵云

*没有前世只有今生,一盆轻松玛丽苏小言狗血



/今天沈总裁点名赵头牌陪酒了吗?

/八

/赵头牌喜提沈白,巍巍突然生气



赵云澜有两个微信号。

一个是工作用的,里面全是T.D.C的客人。还有一个号,里面就躺着几个人,他的父母和初中的几个同学,赵云澜已经很久没用过了。


所以当转天大庆趁着放学,揪住了刚清醒的赵云澜,问他看没看微信的时候,他迅速反应过来,换成了以前的号。


登陆成功的时候赵云澜面上的表情未变,只是稍微冷了一下。


最上面就是大庆昨晚发来的消息,大庆还顶着几年前的头像,一只肥得油光发亮的黑猫,倒是勾起了他的不少回忆。


“老赵

“来一起发家致富了

“文案我写好了【免费提供小提琴学长班级姓名,QQ10元,近照20,微信50,来源诚信可靠,非诚勿扰(支持微信/支-付-宝转-账支付)


“大庆,那你最后告诉你学弟了吗?”


“……还没,没问过你我哪敢随便说。”


“这个,无所谓啦。”赵云澜对他耸了耸肩。


“哈,早知道我昨天就把你卖了……”


赵云澜一边笑弯了眼睛说:“好啊,记得给我分成。”一边不动声色地点开了另外三条未读,来自赵心慈。


一条是6月末发来的,什么也没说,只有一条5万的转账,赵云澜看着上面的日子,眼神暗了几分,轻轻地嗤了一声。


另一条是8月末发的:


“高三好好学习”


又转了5万,也早已过期。


赵云澜只在那个界面停留了几秒,就切回了平时常用的工作号,还有好几十条未读,一多半是:


“今天的天气好差。我好累”

“我好难过!!!哄我”

“今天被上司骂了”

“压力好大”

“生病了,一个人在家里。好难受”

“该怎么选才好……”


还有各类邀约:

“什么时候有时间,一起吃个饭吧”

“可不可以陪我去挑礼物”

“后天我的生日欸,你可以来我的生日party吗”


或者是:

“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~”

“明晚你在T.D.C吗?”

“记得你上次说喜欢喝桃红葡萄酒?我刚从法国回来,从朋友的酒庄里顺了两瓶,有时间带过去给你。”


赵云澜用语音挨个回复,如果客人喜欢温柔深情的,他就压低声线,放缓声音:


“要好好休息,压力大一定要说,不要藏在心里,虽然不能帮你谈妥一桩生意,但会尽力让你开心一些。”


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,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,你在我的心里是非常优秀的女孩子,不要对自己太苛刻。”
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会相信你的选择。”


“成普路的那家餐厅的夏布利酒真的很好喝,但我最近在准备考试,这几个月大概没有空闲时间,实在不好意思,下次来找我玩的时候,想喝什么我都会为你调的。”


“明晚在呀。尹藤跟我说他很想你哦。”


如果客人就喜欢阳光活力小奶狗,那赵云澜就用自己平日的声线,再加一点矫揉造作的语气:


“有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说出来,有我在呢。”


“看过医生了吗?一定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想再见到你,聊聊上次没说完的那本诗集。”


“嗯……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~”


“哇谢谢谢谢!好期待!”


赵云澜花了大概40多分钟逐条回复,最后屏幕上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红点,是温菡的。


关于温菡,他们俩是在一个一点也不正式的场合上认识的。有次他被请出去,连着削了十多瓶起泡酒,削得他手麻,正揉着手往外走,在门口遇上几个发酒疯的,顺手撂倒了两个,正好解了温菡的围。温菡就死活要认光明路的头牌儿当大哥,给大哥开酒请大哥撸串儿,原因就一句:“我哥对我眼缘!”


温菡:今晚救场子


温菡:求求你了


温菡:求你了求你了!!!


温菡:啊啊啊快回复啊啊啊啊啊啊!


赵云澜挑挑眉,敲字:


昆仑:?


温菡:!!!你可算回复了!!!


温菡:我跟你说我跟dfy掰了,他甩了我!!!


温菡:老子这口恶气啊他妈的


温菡:他今天还要出现在zct的生日趴上!!!带着他的新女朋友!!!


温菡:臭不要脸脚踏两船的狗玩意儿!!就是成心来膈应我的!!小人!!!


温菡:我可能让他得逞吗?!


温菡:没门儿!!!老子要把他的脸打肿!!!


温菡:我什么意思你懂吗?


昆仑:不懂。


温菡:来给我撑场子吧求你了


昆仑:您还缺给撑场子的吗


温菡:他们哪拿得出手!!


昆仑:……我一般是不跟客人出去的 你知道


温菡:不一样!!咱俩除了肮脏的金钱关系之外,不还是朋友吗!!!求求你了嘛求求你了嘛求求你了嘛


昆仑:🤷🏻‍♀️


温菡:被甩已经给我的blx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


温菡:今晚再被他带着新女朋友羞辱一顿


温菡:求你了


温菡:求你了


温菡: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求你了


温菡:……我想起来 我前两天收到了霍尔斯先生的邀请


温菡:霍尔斯的私人音乐会~我还可以带一个男伴的~


过了两分钟。


昆仑:几点 在哪


温菡:爱你!!!❤️❤️❤️

今晚21:30 城南圣广街105号 HIII Club


……


赵云澜在21:20到了HIII Club,顾及温菡的面子,他叫了一辆能叫到的最贵的专车。一下车就看见了无所事事地等在门口的温菡,妆容精致,头发每一寸都卷着旖旎的弧度,一身剪裁完美的纯白连衣裙,踩着一双细高的裸色Christian Louboutin So Kate,他记得Cl这个系列的的鞋有足足12厘米的细跟儿,有人喜欢的不行,还有人骂这这鞋的鞋跟儿会卡在每一个地缝儿里。温菡本来就够高,今天更是直逼180,赵云澜头一次觉得自己需要垫个内增高。


油头粉面的青年和他们的模特女朋友,成群结队、穿着闪亮夸张的男女,或是精致高傲的独客陆陆续续地走进HIII,从温菡身边经过的时候都不自觉地多打量好几眼。温菡对这些目光早就习以为常,脸上一直挂着疏离,只是看见赵云澜才眼波流转,偏头一笑,旁边几个男人纷纷向赵云澜投去了羡慕的目光。


赵云澜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随意挥了一下,向着她走去,勾唇一笑:“晚上好呀,温小姐。”


温菡立马娇嗔地瞪了他一眼:“叫我温菡~”


“好的,温菡,晚上好啊。”你上次穿着T恤大裤衩子拖鞋油头垢面地跟我在城西撸串儿的时候没这么做作。


赵云澜走到了温菡身边,温菡伸手就虚揽住了赵云澜的右臂,赵云澜稍稍地僵了一下:“……你今天来这个聚会真的没目标吗?”


温菡骄傲地扬了下头,小声在赵云澜耳边说:“当然有啊,今天包场子的是张初同,你认识吗?”


赵云澜皱了一下眉,这个名字相当熟悉,可是他一时半会儿不太想得起来:“好像听说过,或许见过,但和名字对不上。”


“哈?人家也是榜上有名的小少爷了,你真是光明路的头牌儿吗?”


“我当上头牌儿也才半年多点儿,而且人家不好我们这一口儿没见过不是也正常?”


“切。好啦好啦,我今晚一定要拿下他,他真的超合我口味!”


“……行行行。我还以为你情伤深重我才远远跑过来的。那你把我叫过来是当保镖的还是显示你备胎多?”


“没有没有,你别多想,你可是我少有的划入朋友圈的人之一!昆仑哥哥不要生气啦~陪我去玩吧!钓小哥哥是次要,打脸邓飞宇那个狗东西是第一位!冲呀!”


HIII里音乐轻快明朗,柔和的灯光轻轻掠过空荡荡的舞池,四周昏暗,玻璃冰块叮当声此起彼伏。迎宾招待领着客人轻声走过,有经验的客人会先和迎宾招待打招呼,然后由他们引到空的位置上,或者是熟人的圈子里。


……


对于他们俩来说,HIII里确实有不少熟人,温菡的熟人,或是赵云澜的熟人。


“温菡!今儿ber好看!”


“菡姐来了!”


“菡姐来玩啊,想喝什么酒,我城南小酒王给我们无敌魅力的温小姐独家调制!”


“怎么哪都有她啊……”


“刚跟那谁分手出来散心吧……”


“你今天这大高个儿想让我们这群不到180的男士羞愧死吗?”


“菡姐也快生日了吧,记得请我们去玩啊!”


“又分了?她今年换几个了?”


“人~有~资本~没办法~”


“欸~这不昆仑吗~平时怎么请你都不出来,怎么这会儿陪温菡出来啦......”


“我靠温菡,你真好看,骚进姐姐的心坎儿里。”


“嘿,温菡,你跟昆仑在一起了~?”


温菡对于一些不友善的话直接选择屏蔽,只跟自己的狐朋狗友聊天,撇嘴瞪着他们:“懂什么,你们这群俗人,昆仑是我大哥,我求了他好半天才陪我出来散散心的,满脑子都什么垃圾玩意儿。”


“谁不知道昆仑有多难请,你直接把人家专门叫出来陪你一~晚~上~”


“没完了,滚,今天是张初同的场子,你们别围着我了……”温菡话音未落,就又被旁边的一堆男女叫了过去,赵云澜跟在温菡身旁,对所有的熟的不熟的人,全都致以头牌的营业微笑,温柔蛊惑、柔情动人。温菡的圈儿不小,他要被牵着溜遍全场了,常常是在一堆人里还没呆上几分钟,就被招呼着去了下一堆。走到一个角落的时候,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
“沈白!好久没见!”温菡看起来似乎和沈白的关系还不错。


赵云澜看到沈白并没有觉得很意外,毕竟龙城的人口再多,一起吃喝玩乐烧钱的圈子重合度都不低,这种聚会上没见到沈白反而有点奇怪了。


沈白今天一身花里胡哨的潮牌,赵云澜一样望过去就能看见一堆巨大logo挤在一起,还带了个大金链子。他今天穿的是快消high street风,一身加一块儿也买不起沈白身上的一件T恤,可这并不妨碍他对沈白的谜之穿搭感到不适,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搞那么那么多种颜色呢,为了醒目吗,为什么要把那么多爆款一次性都搭在身上,为了显示自己是个超酷的个性有钱男孩儿吗。孩子长得也不丑,怎么每次一身儿衣服就那么糟心呢。替沈巍发愁,这地主家的傻儿子真跟沈巍那个完美精英有血缘关系吗。


沈白正在跟一群人玩国王游戏,吵吵闹闹的,时不时传来“啊!——”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“吁———”的高声叫喊。沈白听见温菡的声音也没看她,随便搭了一句:“啊,今儿不张初同生日吗,我能不来吗。”


不过当沈白余光瞥到站在温菡身旁的那个高挑挺拔的身影,猛地转了个头,瞪大了眼睛,“啪”地把牌一摔,也不玩了,惹得旁边几个人嘟嘟囔囔:“欸沈白你什么玩意儿啊,正玩到兴头上呢……”


“别管他了,ky升天,我们玩吧……”


“昆仑!”沈白两三步走过去,一下子笑开了,赵云澜头一次认真端详沈白的脸,和沈巍倒真是有三分相似,就是那双眼睛颇有差距,他只从里面看见了沈二少爷色眯眯的兴奋光芒。


“嗨,沈白,晚上好啊,好久不见。”赵云澜对他一笑。


“真的好久没见了!我本来半个月前就想去找你玩的!但沈巍那个混蛋东西把我的卡给冻了半个多月!但我现在有钱了!我明天就去找你玩好不好!或者今天......”


温菡在旁边听地冷哼阵阵:“沈白,你什么意思啊,我这么一大活人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啊,眼里只有昆仑咯……”


沈白这才认真的把温菡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:“温菡,你今天是挺好看的,可我最近实在不喜欢你这种。”然后又转头过来跟赵云澜兴奋地说:“你一个人来的吗!我带你去玩吧,你要不想在这儿呆着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,换个地儿clubbing?或者是去赌场玩儿?还是说你想看看城南这边儿的海景,这边有家清吧就在沙滩上,夜景特美特美,特别隐蔽,藏的特深!我从没带过别人去,今天咱俩一起吧!怎么样?”


温菡在旁边把自己的手包啪的一声甩在了沈白身上——赵云澜还仔细看了几眼,好像是Jimmy Choo的经典款,暗银色,通体都在昏暗的的灯光下闪闪发亮,多少钱来着,多少来着……前些天刚在杂志上看到过——沈白接住了温菡扔过来的包,抱在怀里,满脸疑惑:“温菡,我又怎么着你了?”


温菡瞪着沈白,气的脸色沉沉:“还好意思问,昆仑是我今晚带来的朋友!你敢带他走我今天把你打死在这。”


赵云澜:放过孩子吧,放孩子走吧。你们俩想在这儿菜鸡互啄不要带我玩。不过他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的温菡有些焦虑,对她安抚地一笑:“我留在这儿。”


温菡沉着脸经过沈白,从他怀里把手包拽了出来,哒哒哒地去赵云澜身边:“走了走了。”


剩下沈白在后面喊:“昆仑——昆仑!温菡——你不是人!”


“你在焦虑什么?”赵云澜侧头问到,不过这个问题他早已有答案了。


“什么也没,我就是看着沈白难受,一天天的小色鬼……”声音越来越小,赵云澜顺着温菡的目光望过去,看见一个男人正端着杯酒,和一个娇小的女人在聊天。完全不用思考,绝对是温菡的前男友和他的现任了,温菡今晚焦虑的源头。


温菡伸手往后捋了捋头发,转头问赵云澜:“我妆有问题吗?”


赵云澜深知这种时候绝不能开玩笑,认真地端详了一下,严肃地说:“温小姐,绝对没问题,可以杀掉所有人。”


温菡勾唇冷笑了一下,伸手就把赵云澜拽了过去,这回挽得特别紧。


“邓飞宇。晚上好啊。”温菡望着邓飞宇。


邓飞宇旁边的那个女人转过头来对着温菡好奇地眨了眨眼,邓飞宇揽过了她的腰,亲了亲她的额头,才对温菡说:“菡菡,晚上好啊,这是你新换的男朋友吗?恭喜你,我一直害怕我们的分手会阻碍你享受下一段恋情的快乐。不过看你这么快就走了出来,我的愧疚感也好了很多。”


赵云澜觉得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恶心呢。菡菡?新换的?享受快乐?这么快就走了出来?温菡要真带着现任来,估计现任也得被气跑了。


赵云澜正要说话,温菡一步就走了上去,打算拿过邓飞宇手上的酒,被邓飞宇轻松地一把抓住:“哦?温菡?想喝酒我让侍应生给你拿?”


赵云澜已经知道温菡想干什么了,打算帮她一把,反正在城南的CLUB里搞个事儿他不怂。城南的最大的几条街和路,包括圣广街和光明路都归鸦青那一股势力管,而赵云澜和鸦青不打不相识,干了几架之后关系变得很好。他跨了一步向前,抓住了邓飞宇的小臂,邓飞宇甩了一下,没甩开,只能死死地瞪了他一眼,赵云澜伸手把邓飞宇手里的那杯酒拿了过来,递给温菡,鼓励一笑。


温菡和邓飞宇差不多一样高,接过酒,抬手就把暗红色的酒液从邓飞宇的头顶倒了下去,然后撒手,让玻璃杯直接砸在了邓飞宇的头上。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前任布满酒渍的衣服和要吃人的表情,还有前任的现任难堪的脸色,温菡满意地抬了抬头:“可以,邓飞宇,我原谅你了。”


赵云澜对已经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邓飞宇说道:“先生,别在城南闹事哦,小心被丢出去。”


邓飞宇青筋暴起,可能是还没受过这样的羞辱,一字一顿地说:“那、你、们、呢?”


赵云澜耸耸肩说:“那,我在城南有人啊,地头蛇懂吗?”


邓飞宇使劲挣了一下,赵云澜也顺势松了手,对他微笑道:“祝您今晚愉快?失礼了。”


……


温菡去了吧台,今天的HIII里酒水无限供应,调酒师早就顾不过来了。温菡点了一堆酒,一个勾人的眉目传情,调酒师还是把她的需求提到最前面,先给温菡调了两杯,然后凑近说:“......如果小姐等不及,可以先自己兑着玩儿,反正只要喝醉就好,不是吗?”一边说着一边给温菡倒了七八大杯各种烈酒和果汁。


HIII里的音乐逐渐由轻快明朗的流行乐转到了蹦迪remix或是死亡重金属,舞池里已经稀稀落落的有一些相互熟悉的人围成一个圆,随着音乐舞动。不知节制的已经快喝到断片儿,抱着人放肆地大嚷大叫,嘎嘎直乐,或者是在昏暗的角落里衣衫不整地湿-吻、抚摸。温菡抱着一杯长岛冰茶吸出“滋滋”声音,不说话。


“温菡,听你说今天是张初同包的场?”


“......对啊。”


“他今晚好像没有出现?”


“.......哦。不知道。没看见吧。”温菡已经喝空了手里那杯长岛冰茶,伸手去拿下一杯Secret,Secret是HIII特供,有上百种配方,什么口味和酒精度数都有可能,无法选择,调酒师随机调配,喝的就是一个意外。


“你别喝这么快......”他来这种CLUB的次数不多,但这次的气氛让他觉得有些奇怪,他能感受到一些不怀好意的锐利目光,绝非这些耽于享乐、吵闹殷勤的年轻男孩女孩们所能拥有的,包括这场聚会的主人也一直没出现,这些都让他觉得有些不安。望向舞池,里面的人已经越来越多,晃晃的灯光在一种令他头晕的频率闪动着。


旁边的温菡喝了一口Secret,嫌弃地撇撇嘴,把杯子放下:“跟他妈洗衣粉水一个味儿。”然后端起一杯纯伏特加,挤死了眉毛灌了两口,赵云澜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,正要从她手里夺下那杯酒,温菡就已经从高脚凳上起身,端着酒就朝舞池走去,走几步喝一口。赵云澜只好跟着挤过重重人群,追上温菡:“您慢点行吗,喝成这样真不怕被人拖走......”


“没意思啦!我稍微喝一点点酒是为了在邓飞宇的坟头儿蹦迪更开心!你个滴酒不沾的老古董!”温菡的声音已经有些飘了,赵云澜也是头一次被人说“老古董”,虽然心情有些复杂,但还是尽职尽责地跟在她身边,挤入了已经拥挤得窒息的舞池,人群躁动,赵云澜皱了皱眉,离温菡更近了一些,帮她挡掉了无数不怀好意的触摸,当然也有冲着他来的,不过不营业的赵云澜很凶,没人能占到他的便宜。


温菡跟着人群在摆动,烟草、酒精、汗液蒸腾出的迷雾吸入鼻腔,赵云澜在一种沉重的缺氧感里思考“张初同”这个名字到底在哪里听过,思绪叠错在一起,突然音乐停了一下,全场突然寂静,而后震耳的音乐继续。电光石火之间,赵云澜突然就想起来2年前刚入职的时候,祝红曾经告诉过自己城南的几股势力,虽然华国是个法-治-社会,但是总有政-府管不到的地方,里面就包括城南。几股势力在这里互相制衡,保证了城南表面上奇妙的和平与安定,鸦青的势力遍及城南的白色-产业和一部分灰色-产业,但真正牟取暴利的黑灰色-产业由另外几股势力分管,其中有一股势力垄断了整个华国的du-品市场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至少在两年前那股势力的老大的名字叫张初宁,听起来就和“张初同”有着莫大关系。现在他怀疑这个聚会目的不纯了,今晚的HIII暗流涌动,不宜久留,他还是把温菡送回去吧。


赵云澜正想着,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,一转头就看见了一脸笑的灿烂的沈白,音乐声音太大,直击耳膜,他的耳朵里嗡嗡响,只看见沈白的嘴一开一合一开一合,直到沈白凑到他耳朵旁边大喊:“我——们——一——起——玩——吧!”他才听清。赵云澜一边对沈白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一边回头去找温菡——温菡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。


赵云澜表情冷了,抬腿就往外走,沈白一把拽住他的胳膊,在他身后大喊:“昆仑!你要走吗!”赵云澜心烦意乱,身上挂着个沈白就走出了舞池,沈白还沉浸在一路上他和赵云澜的多次肢体接触的心神荡漾中:“昆昆昆昆仑,怎么了!你要回家了吗?”


赵云澜面无表情地往二楼走:“温菡不见了,你是想跟我一起找吗?”


“温菡不见了就不见了呗,她那么大一人还能丢啊......指不定又勾搭哪个小男孩去了......”沈白不以为然。


赵云澜已经先一步上了二楼,往一楼的舞池里看去,男男女女身影晃动,灯光变幻,他仔细地看了好几圈,里面应该没有温菡,才对沈白说:“这次不一样。今天是张初同的生日,你看见他了吗?你知道张初同是干什么的吗?”


沈白也喘着上了二楼,学着赵云澜趴在栏杆上往一楼看,然后有些疑惑的挠挠头:“我确实没看见他啊......我以为我玩得太开心忽略了他......张初同不跟我一样吗,吃家里的喝家里的,唯一的区别就是感觉他的钱好像永远也花不完......”


“......总之他干的不是什么合法勾当,你别呆在这儿了,这地方今天晚上不太安全。”


“不安全?!是不是要上演什么刺激惊险的动作大片了?木仓战!piupiupiu!那我不走!太刺激了!”沈白激动地搓手。


“......”要不是温菡不见了赵云澜早就想走了。


沈白跟在旁边实在碍事,做点都什么不方便,加上他是沈巍的弟弟,赵云澜不忍心看他出什么事。记得沈白很听沈巍的话,甚至称得上怕,那让沈巍接这个小傻逼玩意儿回家总没问题了吧。


“我给你哥打电话,让他接你回去,你先从HIII出去。”赵云澜已经敛了脸上的笑。


“不行,我要跟你一起!.......操!你怎么会有我哥的电话号码!”沈白的脸上表情变了好几次。


赵云澜解锁手机,在通讯录里打下“sw”,上次见到沈巍,好像才是两、三天前的事,这次是不是又能见到他了......赵云澜看了看时间,23:44,犹豫了一下,还是摁下了拨打键,只响了一下就接通了。


沈巍一直在浏览各部门9月份的工作总结,忙到很晚,工作与生活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界线,家或者黎金娱乐31层的休息室,都只是一个吃饭睡觉休息的地方。他刚刚到家脱下外套挂好,已设为22:00之后勿扰模式的手机就响起铃声——那天回家之后他想了想,还是把赵云澜放入了白名单中,沈巍隐隐觉得赵云澜是个常会惹上麻烦的人,或许,某天还会需要他的帮助。他看着上面显示的“赵云澜”,利落地摁下了接听键。


“喂?沈巍?我是赵云澜。”赵云澜的觉得自己莫名有些紧张,一边想着要怎么和沈巍说,一边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

“嗯。发生了什么吗?”沈巍的回答一如往常的简洁平静,但是已经开始蹙额,赵云澜不会无故打电话给他的,又被什么人盯上了吗。


“啊......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,我在城南圣广街105号 HIII Club,沈白在我旁边,我感觉今天不太对劲儿......今天是张初同包的场子.......你,认识他吗?”


沈巍捏紧了手中的手机,一手打开免提,把手机丢在桌子上,一手抓起了刚挂好的西装外套穿上:“你带着沈白先离开那个地方,我去接你们。”


“不,不行,我还有个朋友不见了,我得先把她找到。”赵云澜的声线清朗得听着舒服,内容却倔的沈巍头疼心烦,让他有些失去平日里的冷静。


“你朋友叫什么名字?我帮你找,你现在立刻离开!很危险!”


“温菡,她叫温菡。你这么说我真的更不能丢下她了,我先帮你......”


“温菡?简单描述一下她。”


“长得好看,很高,170......”


“.......”沈巍觉得生活真是足够戏剧。毕竟他前天晚上刚跟温锐吃完饭,还被勒令去龙大教课,今天赵云澜就跟他说温锐的女儿现在下落不明,还很可能和张初同扯上关系。


“怎么了......?”


“我会把温菡找到的,你现在立刻离开......带上沈白,麻烦了。”


“我先帮你把沈白送出去,我会注意安全的。”赵云澜句句都撞的沈巍一股怒火往上涌。


“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危险?你知不知道张初同是干什么的?手上有多少条人命?我说最后一遍,温菡我请人来找,你现在就离开,我马上过去。”


“我知道了。”沈巍好凶,好怕,先应付下来再说。


“赵云澜。”沈巍轻轻地喊了一下赵云澜的名字。


“嗯、嗯?”赵云澜头一次听自己的名字听得心里颤。


“......听话。”沈巍的声音不大,甚至是刻意压低了,这两个字听得赵云澜半身发麻,还多听出来三分温柔。


沈巍其实知道他并没有资格要求赵云澜怎样做,毕竟到现在他们也只称得上“见过几面的熟人”,只是他想到赵云澜身在危险之中,有些心神不定。


不过对于赵云澜的选择,沈巍并不觉得奇怪,毕竟这个年龄的孩子总是重情重义,固执己见,一往直前,前面有几千个牛-鬼-蛇-神也拦不住。说到底,“听话”不过是出于私心,他故意多加的一句话。


沈巍没等赵云澜回答,就挂断了电话出了门,劝不动赵云澜,他只能快点赶过去。


赵云澜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皱了下鼻子,这么轻易地就情绪起伏,不,太不应该了,尹藤要是知道了,估计能给他提供半个晚上的笑点。


沈白看他终于挂断了电话,凑上前去:“怎么样怎么样我哥说什么了!还有你怎么一遍就能打通他的电话,太他妈双标狗了吧!我他妈每次给他打三四个都没人接!”


“我先送你出去,小孩子别说这么多脏话,污耳朵。”




-国庆快乐

-关于生日,大家给我的建议我都看啦,谢谢大家,最后选了两个玛丽苏日期,以后就会出现了

-就……不解释了……我鸽得还少吗😭。每次一鸽就掉粉,我知道你们真的很痛恨鸽子精了

-上午就拿到了镇长的「独家记忆」,只是一直没时间看,到了晚上9点多回家的路上,才找了家麦当劳坐下,抽出时间看一看,看到冰激凌都化成一杯甜腻的奶油,又想起了这个夏天,虽然18年的夏天不会再回来了,不过我还在原地,哥哥们也还会有许多个夏天,除了下映的剧版,对我来说,一切圆满

-国庆的更新甚至有可能是今年的最后一更,或者等我考到可以去直接参加面试的成绩也会更,莫催🤝真的真的太忙了【但我有可能搞巍澜短篇或者朱白🤝【也因为总裁巍x头牌澜这篇长的我脑壳疼……我好像还没写完1/4……感情线还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旁支剧情推动💩

这次真的写完了 我睡醒了第一时间就发 本鸽子精给跪了🙏


今天的大甜心后劲儿太大

失眠的夜里满脑子废料 甚至想写篇r

更新完就隐藏这条觊觎北北的博

睡了睡了晚安


这么多人跟我说早安,不舍得隐藏这条博了……

距离我说的三天还有一点点时间🌝马上了马上了

每次更新都是和ddl赛跑,我又要过ddl了1551

写了8k多了,再改改再改改😭……

1点多发 大家要好好休息 千万千万千万别等 早晨起来就能看到了🤝本鸽子精改起文来没个完了

完了 怕不是要两点多发了🙂我可以开一个养鸽场了

本鸽子精最后决定早上发🤝🤝🤝早上见🙏

好好休息🙏晚安 鸽子精是本性 我错嘞

民-法-典各分编(草案)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了,大家可以借此再次为同性婚姻发声。

征求意见时间:2018-9-05至2018-11-03

(图为流程*)

意见征求网址:
http://www.npc.gov.cn/npc/flcazqyj/node_8176.htm



我们都知道,在这里,同性婚姻合-法-化短时间很难实现,但总要有人去努力,局面的改变并非凭空而来,每一代人的每一次微小的尝试与努力都算数,我只希望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快乐。


任何形式的苦难与不平等都值得被关注,有些人身上肩负着不止一重大山,“被排斥在主流社会外的同性恋身份”只是其中的一重,不同形式的不平等会在一个人的身上交互,没有一个群体可以垄断苦难。为各种形式的不平等发声,也是在为自己发声。*


许多角落里仍盘桓着令人惊栗的黑暗,但我仍愿相信这个世界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今天总会比昨天更好。因为我认识很多人,他们都在为了“让这个世界更好”这样一个听起来虚无缥缈的目标奔走抗争着。


现在,民-法-典各分编(草案)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了,目前它一共已征集到30余万份意见。如果有时间的话,来为少数群体发个声吧,再细微的声音,也是砸向平静湖面的一颗石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流程参考自公众号“今夜九零后”-“是捏捏呀”的文章【谢谢你爱我,同性恋人】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EfFAAJdRWA6heVd4eEs5qw

*该段部分参考自公众号“人物”-“周韵”的文章【每个人穿的不是超人斗篷,而是普通毛衣|如何面对性-暴-力】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FPBCi1Umf0_h4y96wi88Xg





打扰了

【朱白/RPS】中秋佳节

哥哥,今天我是伴郎,婚礼的氛围很好,只是身在其中,我就感觉到了满溢的幸福。毕竟全世界的眼泪和欢笑都是一样的*,人的情感是如此共通,我祝福他们,为他们欢笑。


但往往在宾客满堂,沸反盈天,极尽欢笑的时候,忧思又压上我的心头。


我祝福他们可以一生喜乐,携手永进,希望我们也是。有时候我也会羡慕,虽说婚姻与爱情并无直接关联,甚至饱受诟病,可婚姻总归是一种被普世认可与祝福的制度,我们的责任与义务将更加紧密地相连。


这里提供了好多种酒,我趁着下午的空歇,尝了尝它们,白酒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,不过幸好还有雷司令,它光泽悦人,香味丰富,可我喝第一口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,它并非我所习惯的桃子、柑果或是蜂蜜的甜香口味,而是酸的,浓厚清新都交织在那一口惊到我的酒里。      


后来就回酒店的房间里换衣服,眼前的世界已经变得奇异的可爱起来,地毯踩起来比以往更加厚实柔软,我再次体会到了酒精的奇妙,我的那些忧思都浮了上去,飘在高空,将我一个人留在地上。在喧声热烈远离之时,在一片忙乱之中,我突然想起了你,一种令人目眩心摇的情感也随之喷溢而出,撞的我心悸动,我身颤栗。


唉。哥哥别生气啊。我没喝多少,全是因为白酒、雷司令、夏布利和黑比诺混在一起,又想起了你,才让我有些头脑晕眩。我很在意自己的身体,倒是你一直都在忙,更要好好休息。       


我脱下了那身礼服,解下了背带和领结。又想到了那天的芭莎拍摄,我也穿了一身礼服,只是是白色。虽然没有领结,不过有你的那身黑色礼服与我的相衬,胜过所有繁杂的饰品。当时我还说有些尴尬,或许是因为那时氛围暧昧又充满暗示,周围却有那么多双眼,心意既要遮掩,又要因拍摄而释放。


后来照片发出来,竟然一度被当成了“结婚照”,我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完全释放,束手束脚,虽然最后的效果不错。不知道下次再被打光板、造型师和摄影师包围,在千万人面前并肩,是什么时候。


有些褶皱的衬衣,领结和背带被我扔在了床上,心里的情绪太满,想如他们一般,向世界宣布我们早已心意相通、共为一体,收获祝福或承受非议。你是千万人爱慕的演员,却也是我一个人的哥哥,欢乐和爱情才是生命的真实*,我好爱你,哥哥。


我整理了一下堆在一起的服饰,把它们铺开在床上,背带和领结的形状竟然让我联想到了你的名字,大概是我们分开了太久,所以才会看什么都想起你。我拍了张照,又加了一个滤镜,让整张照片的基调看起来更浪漫醇厚,我要发一条微博,心意都悄悄地写在里面了,你会看到吗?



褪去华丽的外表,享受本质的美好。            幸福,就好。真好


[图片]


晚上的仪式也进行的很顺利,他们互诉誓言、拥吻,宾客们鼓掌、送上祝福。


我走出去的时候,已经夜深。今夜清朗,那轮明月挂在天边,快要盈满,月色纯净,幽光清冽,万物都沉没在这晚秋的夜色里。马上就要中秋了,我没有工作安排,想多陪陪家人。哥哥当然也是家人。所以说有时候我会羡慕走入婚姻的人。


哥哥快回来吧。去年中秋我们就没有一起,你还不知道我喜欢吃枣泥馅儿月饼吧?让我来猜猜哥哥喜欢吃什么的,总不会是小龙虾馅儿的吧。不过要是你爱吃,不管什么馅儿都可以,我都想尝试,大概顽劣的挑食也能被偶尔治好。


夜深了,明夜的月会更圆更亮,那时哥哥就已经在我身边了吧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出自米兰达·裘丽的“......因为全世界的眼泪都是一样的。”

*出自纪伯伦诗集




·写在最后:xxj胡写 勿升

深夜一个求助博


巍巍和澜澜有比较清晰的生日日期吗?

或者是一些指向性的描述?

我好像没有印象


俩人原著里都是神仙

我楞给改成普通人AU

时间线和情节发展就会涉及到生日的问题


再不问这个问题

我怕等到第八章发出来

女娲补天也救不回来了


🙉谢谢大家